彩票平台哪个最安全 > 平常心 >

纪念哥哥张国荣 ——情怀仍未见尽头人间不会休

  染了他的血,这个日子成了他的祭日,也成了所有爱他的人沉重的记忆;成了对世上浑浑噩噩、庸庸而活的人的嘲讽,也成了对每个执著追求完美、追求艺术与真爱的人深深的刺痛。

  犹记那年,被困在家中无法返校的我,仍愿意戴上三层口罩,无畏空无人迹的马路上呼啸而过的救护车,到新街口音像店挨家搜刮所有关于他的碟像资料。

  伴随着青春所有喜乐疯癫,所有刻骨铭心的爱恨,以及那些旧人旧事,那些再也不能复返的时光。

  人们常说,他的离去,代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终结。对于我们这一代人而言,他的离去,又何尝不是带走了我们的年少轻狂,和那些单纯的爱恋,执着的向往。

  真正的记忆是只存在于心底的。关于他的生平,他的美好,他的一切,天下荣亲抒写甚多甚好,以至于铺开纸笔,想为他写些什么的时候,几乎不知从何说起。

  “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唱的时辰,爱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真心。”不可否认,一张颠倒众生的容颜,让多少人深深把他刻印在记忆里。

  刚刚入道演艺圈的张曼玉在1985年就同他合演了电视剧《武林世家》,她在法国《电影笔记》杂志上以《亲爱的哥哥》为题撰文,回忆起20岁她初见张国荣时,回家就对妈妈说:“他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丽也最完美的一张脸。”

  莫文蔚自爆七岁就爱上张国荣,“看到他穿着白色西装在舞台上表演实在太帅了” 出道后她有机会当张国荣演唱会的嘉宾,且唱完歌曲还会被亲一下,让她直呼太幸福了!

  大才子倪匡也对他宠溺不已,“他的歌极多,有几首回肠荡气的情歌,只有他来唱,才觉得分外有味道,因为他是那样眉目如画的美少年。”

  著名作曲人黄霑更是把哥哥比作“上帝恩赐给我们特别的礼物”,以至于每次见面,都一定要亲亲他才肯罢休,喜爱之意溢于言表。据他的说法,是因为自己生的丑,所以偏心靓人,而更何况张国荣人靓兼性格靓,怎能让人不偏心呢?他是一个好真的人。娱乐圈,人人讲事,都留三分。但是张国荣有话讲尽,由心到口,无滤嘴的。在悼文中他也说过:“有哪个人是你只要望着他便会觉得心旷神怡呢?为何这个世上有人可以这样的美?……如果有人问我甚么是中国文人笔下的翩翩俗世佳公子,我会告诉你: Leslie 就是!他真是眉目如画,面如冠玉,一张脸好象是由造诣精深的工笔画家精心刻划出来的一样。而他的成功并非靠上天给他的一张俊脸,他是在嘘声中成长、茁壮。他的不屈不挠令我们非常佩服……他一身傲气,但同时又和蔼可亲,他满脸开朗的阳光,我们一望见便会禁不住和他一齐很开心地笑起来……”

  即使是同被公认为靓仔的刘德华也说:“我认为要达到靓的要求,起码要给人舒服顺眼的感觉,Leslie不但舒服顺眼,五官轮廓还均匀起眼。”

  而另一位天王郭富城也说:“在我心目中,张国荣是我认为香港最帅最有型的男人”

  而林夕更是干脆为他写下了那首流传甚广的歌词《怪你过分美丽》,“我实在是真心的,真的怪他过分美丽,哪里有人这么漂亮的。”

  1989年,张国荣以压倒性的票数荣登“香港十大靓人”的榜首,成为“靓人中的靓人”。1996年,他成为90年代香港“四大绝色”榜首;2000年,43岁的他再度当选香港四大绝色榜首。作为一个男人,两度同三位美女并称“四大绝色”似乎匪夷所思,以至于在香港官方声明中称:古往今来,九州内外,除了张国荣之外,不作第二人想。直至2010年3月,在他离开后的第七年,美国CNN评选“香港影坛19位最俊美的男星”,他依然位列第一。

  曾获得过“金像奖“、“金马奖”的金牌摄影潘恒生在电影《倩女幽魂》、《纵横四海》、《新上海滩》中与张国荣都有过合作。在他就自己首次担任导演的作品《紫宅》接受记者采访时谈起哥哥,仍唏嘘不已,“我们曾经约定,他第一部导演作品可以让我来执镜,而我也想将来自己第一部执导的影片可以拍张国荣,现在可惜了。”虽然拍过很多大腕,但在潘恒生心目中张国荣是最完美的:“他散发出来的光和热是不可取代的,镜头下很美,脸可以说几近完美,他是我拍过唯一一个不用对镜头的演员,站在那里就是风景。”

  一个美到业内人士都交口称赞的人,在普通人眼中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。以至于有人说他是“最不上像的人”——纵然有那么多漂亮的海报,剧照,但见过他的人都说他真人比照片及镜头上英俊百倍。“无论是银幕上的还是荧屏上的,都没有他本人漂亮,静态的照片就更不行。你们不知道他本人有多漂亮,精致极了,尤其是那种气质和风度,站在那里让身边的人都目眩。还有他那眼睛,他的眼睛象是有一层泪膜,总是水汪汪亮闪闪,黑暗中会发光的……”一位见过他的《羊城》娱乐版男记者说:“人间会有这样神仙似的完美人物!还记得他澄彻纯真的眼神;还记得他的笑容——正如一朵幽芸奇花袅袅的绽放。”即使在男人眼中,“从没见过这么有魅力的男人,浑身上下透着优雅的男人味儿!一桌子吃饭的男男女女,都呆呆的盯着他猛看,连眼珠子都不肯转一转。哥哥说话的时候,连最有克制能力的大男人都禁不住望着他傻笑。”于是得出结论:“太羡慕唐先生了,这种男人,是男女通杀啊!”

  有人说:“张国荣的美不是像现在的明星可以用来消遣的,就像你不会拿费雯丽的美丽来消遣一样。”

  随着他的离开,随着岁月流逝,那种美被记忆晕染,放大,更加呈现出无以伦比的色彩。

  人们喜欢把美人叫“花瓶”,连曹雪芹还嘲讽他笔下的宝玉是“纵然生得好皮囊,腹内原来草莽”。其实以今天人们的想法,若能美成那样,只怕当个花瓶,当个绣花枕头也是求之不得,心甘情愿了,古今中外绝大多数明星,也多属于这样一类人。

  可他,却偏偏是个异数,是真正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人,更确切的说,他那高尚的灵魂,他在艺术领域的才气和成就,非但不逊于他的美貌,甚至更高一筹。否则,他如何多年来屹立不倒,成为华语地区乃至世界范围的超级巨星?又凭什么让那么多人来纪念、崇拜,至今仍是人间的传奇?

  在我看来,艺术家绝对不是随便可以拿来形容人的。真正的艺术,是灵魂层面的,能够摆脱匠人的层面,突破上帝笼罩世人的结界,奔向云层之上的人,才能够获得芸芸众生无法获得的智慧,启迪人类更加懂得真与美,更加接近真实的自我,才是“属灵”的,真正有资格被称为艺术家的人。而在商业化十足的娱乐圈,像张国荣这样的人,实属罕见。

  可做一个至情至性“属灵”的人,要活在一个凡庸的世界,甚至浮躁的娱乐圈,就注定了他要承受常人不可理解而给予的刺伤。就像他费尽心思筹备,耗费生命演出的“跨越97”和“热情”演唱会,舞美和服装都极尽前卫与妖娆,放在十几年前堪称惊世骇俗,可换来的结果就是媒体把焦点都放在他“穿高跟鞋”、“扮女人”、“妖”的层面,而对于演唱会蕴含的高度艺术价值,却不理不睬。

  在那个资讯已经开始爆炸的年代,这样一个敢爱敢恨,敢怒敢言的人,一切都成了八卦媒体眼中的肥肉,经过误解、篡改和煽动,屡屡引起轩然大波,却少有几次,能深入探讨他的艺术与坚持。就像林夕说的:“张国荣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做每一件事都一丝不苟,为了拍好一个MV,带了30多套衣服去试造型,为了对艺术的坚持,有一次更加因为一些传媒的井底之蛙态度而大发雷霆。”

  面对记者,哥哥曾笃定地说:“我们这样的人,只能做些引领时代的事”;“我为香港歌影坛贡献了那么多,为什么他们不支持我一下……”他宽容的笑脸背后,或许早早就留下了抑郁的伤痕。而这个世界,只有在他离开之后,才又开始众口一词,夸赞他无可企及的艺术高度,仿佛忘记了当初那些满含中伤的标题。

  就像李碧华所写:“香港媒体举办了‘中国电影一百年’之选票活动,二万多影迷参与。‘我最喜爱的十大电影’排名依次为《霸王别姬》,《阿飞正传》,《英雄本色》,《无间道》,《春光乍泄》,《胭脂扣》,《甜蜜蜜》,《少林足球》,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及《秋天的童话》。‘我最喜爱的男女演员’为张国荣及张曼玉。当看到这接踵而来的喜讯时,觉得有点惆怅——实在来晚了。因为,得享受这份光荣的张国荣,他已不在。”

  好在倔强痴情的蝶衣,那风华绝代的美丽,那人戏不分的境界,已把他璀璨的生命和对艺术的痴狂永远留在荧幕上了;而那一曲《红》、一曲《追》、一曲《我》……唱得又是何其任性和真诚,在有他相伴的日子和失去他的夜晚,多少次鼓励着同行者傲然于人生路,安慰着有心人安枕于阑珊夜。

  就像梁朝伟说的:“这十年我时而会想起他,他还经常在我梦里出现,如果你心里面有这个人,他去了哪里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  就像林夕说的:“Leslie告诉我什么叫人歌合一”他这辈子最光荣的一件事就是为他写了《我》,“I am what I am,不向无关的人妥协,在娱乐圈的纷乱中仍然保持着纤尘不染的人格。”

  亦舒赞他毫无骄奢之气,“多累还准时到达现场,一点没有怨言,有时候发觉他疲倦得眼睛都红了,仍然赶通宵,而且及时完工,接着再归队拍电影。”

  杜可风说:“张国荣是渴望爱的,我也是,因此我们拍电影,其实就是为了爱,是想伸出一只手来接触到彼此,接触到他人,接触到观众”

  天后王菲生性腼腆,却独对哥哥笑容灿烂。他紧牵着她的手,传达着深深的爱护之情。

  林青霞在近年撰书中追忆哥哥,说当初拍《东邪西毒》时,她感到十分孤苦,讲两句话便泪如雨下,张国荣见状说了一句:“我会对你好。”从此便是近20年的深厚友谊。

  而舒淇也含泪回忆,当年她默默无名时,是哥哥十分欣赏她的天分,不但与她合作出演《色情男女》,还给她机会上红馆舞台做演唱会嘉宾,就是为了把她介绍给大家认识。

  与哥哥拍摄《左右情缘》时候,19岁的张柏芝青春、美丽,年轻的脸孔写满阳光。而43岁的哥哥还是那样温柔、迷人,他的瞳孔,直到离开不失纯真。他把她当亲人一般爱护,她曾说,将来自己有了孩子,一定要告诉小孩自己曾经有一位哥哥,她没有食言。当lucas降生,她指着张国荣的照片对他说,叫Uncle。

  王杰在2010年演唱会上,自创了一首歌送给哥哥,尽管分别多年,还是落下男儿泪。他说在娱乐圈中,对他最好是哥哥,他最尊重是哥哥。刚出道那会儿,连晚会上表演节目,都会被别人挤到角落,只有张国荣,会走到他面前,拉他站在台中间,让他成为万人瞩目的歌手,散发光辉。

  张卫健对《明周》记者说,「当时我在朋友的杂志社帮手,他们有一本电话薄,上面有我偶像张国荣的电话号码,我打过去,但不敢出声便挂断了。直到有一次,是个男声接电话,我说找张国荣,他说:我就是了。我开始跟他倾谈,我告诉他我的遭遇,他很用心的听,还说会替我找工作。”而后哥哥更是邀请张卫健唱了一首歌《风继续吹》,为他打开了演艺界的大门。

  没错,他是偶像,又不止于偶像——偶像是应该有性别、年龄之分的。而尊重喜欢一个知己,一个代表,一个化身,寻找那散落在人间的共鸣,却是没有界限的。

  共鸣,应该是人与人之间最高的一种交往境界。而要描摹这个境界,却非只言片语可就。或许,当我们对一部作品神魂颠倒时,那种因为作品夹带的情潮与自身积聚的感情澎湃汇流,瞬时冲破由混沌和尘埃筑起的心门,而引起的情不自禁的战栗,是一种共鸣;又或许,当我们对一位杰出的艺术家顶礼膜拜时,任他的生命之藤,辅助缠卷在我们倔强生长的脆弱枝干上,不屈于尘世风雨,哪怕被狂雷烈焰一同燃尽而完成信仰的合一,也叫一种共鸣。

 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,我开设了属于自己的“远歌国际”文化平台,陆续推出积攒了十数年写就的小说,不能说其中的哪个人物就是哥哥,但我最清楚,他融在他们的血液中,灵魂里。我想,没有哪种形式,比这样的纪念方式更有诚意,而我,愿意付出更多的努力,来保留一方净土,笃定地守护和坚持最初的梦想。

  作为开站的首发文章,我第一次把心中的敬意献给哥哥张国荣,相信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,他会默默支持我;更相信在并肩共行的队伍中,他从不曾离去。

  来自4楼点赞作者:乳吱时间:2016-04-01 23:27:33楼主真的很用心,文笔也好!举报5楼点赞作者:乳吱时间:2016-04-02 04:54:31夜里来支持一下举报6楼点赞楼主:远歌哥时间:2016-04-02 15:21:04自己顶一下举报8楼点赞作者:西楚2016时间:2016-04-02 15:25:21国民哥哥,英年早逝,可惜。举报9楼点赞作者:远歌国际亮亮时间:2016-04-02 16:57:13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