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票平台哪个最安全 > 青春 >

那年高考①丨青春不从容 但绝不留遗憾

  (2005年,第一次参加高考。考试前夕,我为了戒除网瘾,利用课余时间打篮球,很快晒得又高又黑又瘦。作者本人提供)

  相比前一年的高考,我这一年明显紧张一些。我记得,在前一年准备高考的那段时间里,我对自己的未来已经有很清醒的判定。我知道刚刚戒除网瘾的我,不太可能考出让人惊叹的好成绩,但只要中规中矩地发挥,还是有机会完成“上本科院校”的梦想的。

  然而,事与愿违,虽然我在第一年的高考中我始终心态平静,可高考成绩出来后,总分470分的分数单无法送我去任何一个本科院校,我比二本分数线分。

  等待分数线的惴惴不安已经被消解,肩头的压力被卸去。“我要复读。”下定决心后,我背上行囊,在学生时代第一次开始了专注的寄宿生活。我想,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,我会把最多的时间交给复习,我想让自己尽情释放,全力以赴地再一次向本科院校发起冲击。

  从踏入复读学校开始,我就表现出了对成功的饥饿感,我没有把复读想得太悲怆,坚信自己只要努力一年,就可以读本科。

  我选择的复读学校,学生并不多,100人左右。相比10多公里以外的县城的复读学校,我这个学校的硬件条件更好,也更能满足我对宁静环境的需要。刚刚从人才济济的母校结束第一次备考,当时的我也太需要一个竞争不那么激烈的环境来重启学习之旅。

  我在熟悉的教材和相似的模拟考试节奏中,很快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节奏。我一度很喜欢这种专注的生活,仿佛为自己原本空虚、闲散的日子找到了主心骨。我在新学校结识新朋友,体验着之前从未体验过的寄宿生活。只不过,到了月假和寒假,回到小区的我,和已经读大学的同龄人重逢了。

  即便小伙伴们照顾我的心理感受,但是见面时,总要找些话题聊。他们或多或少地会聊到他们此刻正享受的大学时光。起初,我会佯装镇定、微笑聆听,但是一想到自己还在备考,在重复他们一年前曾经历过的、“再不想经历第二次”的备考时光,我的心就难以平静下来。

  不过,我终于还是挺了过来,带着一身轻松,在第二年夏天,再一次站到了高考的考场外。

  语文考试波澜不惊,感觉和前一年变化不大。而接踵而至的数学考试就让我有些意想不到了。数学不是我的强项,尽管通过一年的重新学习,我的数学成绩有所进步,但每次参加数学测验,我都显得不太自信。稳定在及格线的分数,也让我对数学不抱期待。

  在二中考场接到数学试卷以后,我习惯性地把考题浏览了一遍,然后专注答题,可是,我发现这是一张特别难的考题,我在草稿纸上演算了15分钟,竟然一道题都答不出来。

  我的思维一下子停滞了,随后我心跳加速,砰砰砰的声音让我情绪有些失控,“不会考不及格吧,真是一道题都不会啊。”我越想越慌张,索性闭上了眼睛,深呼吸,自我调适了数分钟。

  睁开眼以后,我告诉自己:“慢慢来,作对一道题,就拿一道题的分,把会做的做完。”而接下来的答题越来越顺,我终于明白,自己还是心理压力太大,数学并没有我想得那么可怕,我顺利完成了数学考试。

  第二天考理科综合和英语。在最后一堂的英语考试中,我遇到了一年前教我物理的唐老师,按照异校监考的规定,在一中教书的他要来二中监考,我没有想到,唐老师会一眼认出坐在后排的我。

  他微笑着向我走来,站在我面前以后,却没有一句寒暄,可能是考场纪律规定的吧,考试进行过程中,负责巡场的他好几次经过我的身旁,我内心都感觉很踏实。

  在一中读书时,唐老师就希望我早点迷途知返,不要再沉迷网络游戏,我虽然试着去听从他的建议,但是无奈网瘾深植心中,我直到高考前两三个月才戒除网瘾。“这一次我有备而来,一定要考出一个好的成绩,让老师骄傲一下。”英语是我的强项,我早早地答完了所有考题,一边检查一边在心里想。

  考试成绩出来后,我英语拿到了125分的理想分数,总成绩比前年多了51分,我也顺利地考上了理想的本科院校。

  即便是当时被我认定为“要糟、要糟”的数学,也比前一年考得更好些,足足多了两分。巧合的是,我这一年超过理想的学校分数线分。(作者:黄超)